萤灯幻奏 ~ 随音寻幻想

@吃瓜萃  2018/06/09 21:19


2017年8月19日,上海TouhouOnly第八届——东方蝉时歌举行。
2017年8月20日,第一届幻奏盛宴交响音乐会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举行。
2018年8月18日,上海TouhouOnly第九届——东方萤灯筏举行。
2018年8月19日,第二届幻奏盛宴交响音乐会在苏州文化艺术中心举行。

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——《枫桥夜泊》

我呢,很早就知道像TouhouOnly、Comic Market等这样的同人活动,碍于当时环境不便的原因(时间、金钱、行程)等原因,并没有过多接触,也只参加过本地的一些漫展,对于这些活动是非常期盼的。
在去年,有幸了解到以囧仙等人为首的幻奏盛宴团队,准备在中国举办第一次以东方为主题的交响音乐会,对于交响音乐会,我本身就很希望去听一次。虽然家人说我看不出有音乐细胞,但是我对音乐的感觉还是听敏感的,就像家人觉得邻家的孩子天天叮叮咚咚的“乱弹琴”,可我知道邻家孩子弹得是什么,水平如何,这都得多亏东方,或者说是东方的音乐让我有兴趣有感觉去了解这些。还在我小的时候,我奶奶就劝我去学一门艺术,画画也好,弹琴也好,唱歌...唱歌没有,我五音不全,总之就是吹拉弹唱选一个,可我都不感兴趣,毅然而然选择了当时被家长视为洪水猛兽的计算机。
多年以后,我接触到一个被叫作影绘的视频,想必读者已经猜到,没错,就是把很多路人带进东方坑的《Bad Apple!!》,Bad Apple曾一度被东方众称为“有屏幕的地方就有BA”、“BA是检验技术宅的唯一标准”,这个视频全篇只有黑与白的变换,但是变化的过程,都与节奏一致,毫无断裂感。就这样,我入了东方音乐的坑,加的第一首东方同人叫《緋色月下、狂咲ノ絶》,这首大家应该没谁不认识吧,很出名的芙兰的BGM《U.N.Owen就是她吗?》的同人曲。再后来呢,根据UN接触了东方正作第六作《东方红魔乡》,由于之前只接触过射击游戏没玩过弹幕射击游戏,所以选了E难度,当然最后也不可能见到六面BOSS蕾米莉亚了(玩东方最难的就是红魔乡E难度见到蕾米莉亚),连续几天都在熟悉红魔乡系统,最后终于打到5面BOSS十六夜咲夜,耗尽BOMB后终于结束了,但是呢,却还没结束,再次进入的时候发现E难度下面还有一段小字“全5面”,后来进入N难度才发现,东方是有六个关卡的,而红魔乡的六面叫蕾米莉亚·斯卡雷特,第一次见到她的符卡真的是懵逼的,比如“冥符「红色的冥界」”等等,反正连续几天都在和蕾米战斗。最后终于将小蝙蝠击败了。开心了我好一阵。
后来啊,红魔乡妖妖梦接触过去,还只是接触了STG,接触了音乐,也只是听过一些人物的名字,还只是认识万年主角,再后来,当时有个用魔理沙作为百度ID的朋友,给我推荐了一个游戏,从此,我才算是真正掉进了东方这个坑,这个游戏,叫《东方スカイアリーナ·幻想郷空戦姫》,当时看不懂日文,就瞎玩,一直弄懂了玩法,也认识了人物,才开始进行东方补全计划。我另一个朋友给我听了《砕月》,问我觉得如何,我凭感觉说这像是谁的主题曲(《东方绯想天》伊吹萃香主题曲),一查,出自东方萃梦想,虽然在萃梦想并不是萃香的主题曲,但是至少算蒙对了吧。之后的几个月内,除了东方地灵殿之后发布的都没玩过外,基本补完了。
2013~2014是个空洞期,我仅保持接触东方同人音乐,其余的并没有碰,在此期间,接触到了《Bad Apple!!》的原曲,也是同名,出自东方正作第四作《东方幻想乡》三面道中,由此,旧作补完计划开始。我第一个补完的旧作,是离当时时间最近的,也是旧作最后一作——《东方怪绮谈》。怪绮谈整个系统和红魔乡感觉差不了多少,就是没有符卡系统,后来我了解到,红魔乡整个系统其实算是从PC98移植到Windows上的,所以怪绮谈也有慢速系统,整体上上手不难受,当时玩到三面道中的时候,感觉BGM(Romantic Chinldren)挺好听的,到三面BOSS的时候,BGM风格都不一样了,是一串日文(プラスチックマインド)看不懂,查资料后发现,翻译过来是Plastic Mind,后来看过一个番叫《可塑性记忆》后,我都是这么翻译的,直译一般是塑造的记忆,而《可塑性记忆》的英文是Plastic Memory,所以我也就翻译成可塑性记忆了。关底BOSS叫爱丽丝,是一个金发小女孩,因为我之前玩过妖妖梦,所以知道妖妖梦的三面,也是个金发小女孩,叫爱丽丝·玛格特罗依德,当时我就在想,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。后来各种找资料,终于弄清楚了两者的关系,严格来说,爱丽丝·玛格特罗依德是ZUN为了迷惑玩家猜想妖妖梦的最终BOSS而登场的,而爱丽丝的前身正是《东方怪绮谈》的爱丽丝,但是由于旧作与新作的设定有所冲突,所以一般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我反正认为是一个人。打败了爱丽丝,打败了雪&舞,一路到了万魔殿,这时候BOSS黑幕出现了,叫神绮,当然只是说了几句话,没打起来,来了个女仆,叫梦子,这也是我后来查的资料,击败梦子后,到神绮面前,神绮会说梦子是她造的最强的孩子(人偶?),梦子一出来就是个女仆装,而且这到底是飞刀还是飞剑啊,怎么女仆都喜欢搞西方那一套,舞刀弄枪的,都能和红魔馆的女仆长谈笑风生了。经过续关,我来到了最终BOSS神绮的面前,神绮的立绘给人一种可爱?和蔼的感觉,你要说她是魔神,我感觉都不像,但是很快,神绮的BGM《神话幻想 ~ Infinite Being》的响起的时候,我想我错了,这曲子透着一股威严的味道,比《为逝去公主所奏的七重奏》不知道威严到哪里去了。很快,神绮让我知道什么叫魔神的力量,通关经历是痛苦的,和神绮打上百把回合,终于打赢了。因为是日文,看不懂剧情,就直接走EX了。EX道中的BGM叫《不可思议之国的爱丽丝》,我心想,爱丽丝啊,这BGM名不会暗示我EXBOSS是爱丽丝吧,打了一阵,过了道中后,出来了个拿着魔导书的金发小女孩,我说中了,爱丽丝带着魔导书来了。随着《爱丽丝的魔导书》响起,爱丽丝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攻击,打的是昏天黑地,我甚至看到了神绮的追踪弹,早苗的“开海「摩西的奇迹」”,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尝试,终于把爱丽丝收了,只不过我用的是灵梦,我只知道爱丽丝在神社扫地,其他线的剧情我是通过后来的THBWIKI了解到的。因为我印象最深的是怪绮谈,所以其他旧作,我就不是说像怪绮谈那样耐心的玩,也因为当时高中,已经没什么精力去通关STG之类的,就往不需要花太多精力的东方同人音乐发展。
东方同人音乐呢,我也不是像幻奏群里或者像捣蛋他们那样,通过各种方式买到CD,买到本子,我当时没有实际意义的零花钱,有也给我买各种电子产品了,像开发板之类的,我父亲习惯说需要再要,不像其他人定期给多少这样。所以我从听第一首东方同人音乐开始,白嫖了几年吧,我也是到了大学买了第一张CD——疯帽子茶会的《天官风角秘盘》。天官我也不是直接了解到的,当时我确实喜欢怪绮谈,喜欢旧作音乐,机缘巧合,我进入了永动之龛的交流群,了解到了《幽幻天仪盘》这个策划,同时联动专辑《天官风角秘盘》,这两个我都买了。东方就是这样神奇,买了一个,就会买第二个,后来我也入了bunny rhyTHm的《春酔い花唄》,再后来秘活啊,幽闭啊,就疯狂入啊,不过我一般是选择性的,因为我没有太多的钱,我就选了幽闭含有与爱丽丝相关的。今后也将继续在能力范围继续入来收藏。
我到了大学,总算有一点时间,也有点小积蓄了,这得感谢我父亲,东方大型的活动我在此之前我是一点都没参加过,我在三线小县城里找个东方众都难,能和东方众扯上联系也只有互联网了。知道幻奏第一届在筹办的消息,我是非常激动,一是这是在中国第一次有以东方为主题的交响乐会;二是我没到过上海,一直想去一次,再想想,东方的制作社团叫上海爱丽丝幻乐团嘛,本着名字也要去一次吧(并不)。征求了父亲的意见,父亲看来,我确实应该出去一次,就支持了,并且母亲也为我安排车次,让我能好好的去一次上海。到了上海,我见到了月霜,见到了永动的各位,对我来说,是一个难忘的记忆。听完幻奏半夜解锁不到ofo也是难忘的记忆。第一届嘛,我想既然下午场和晚场曲目有所差别,不如都听,也就是幻奏群里常提到的双持大佬(并不)。《Bad Apple!!》响起的时候,我整个人都呆住了,因为我没听过交响乐,无法想象在现场听是什么体验,所以到了现场,除了给我震撼外,还让我听完回去听什么音乐都没感觉了,就是到后面买了CD和DVD也听不出感觉了。我下午场听到《众神眷恋的幻想乡》,整个人情不自禁的眼泪就流了下来,到底是感动还是什么,就感觉当时完全是内心要我哭。听到小人族的时候,说来实在丢脸,我有点打瞌睡,因为前一天在火车上没睡好,小人族在晚场补上了,弄得我回去一直想再听一次小人族。下午场中场休息过后,困意缓解了些,到《Alice of Alice》响起的时候,我整个人都来精神了,当时被群里叫作女儿怪的我,还真的是一下子就感觉自己融入了音乐里,听着布加勒斯特的人偶师&人形裁判的曲调忘了自我。encore是春之岸边,这是我没预料到的,听完春之岸边,我心里想“再来一曲,再来一曲”,结果当然是没有,离场后我一直哼着春之岸边,就去找月霜了。晚场的气氛要比下午场更足,总体上跟下午场差不多,中场休息就好玩了,WIFI一打开,热点名字是各种都有,我开的是“我女儿爱丽丝最漂亮”,事后也被东方众截图发到微博上。晚场演奏结束后,全场起立,整整鼓掌了五分钟。事后指挥还发微博说谢谢我们的支持,我们起立鼓掌感动了他。当时我内心是非常开心的,因为我们这一个举动,得到了赞扬。
今天,是THO09与第二届幻奏盛宴开票的日子,我可能得到了狛枝的帮助(并不),以及大家鼓励,顺利的抢到了THO和幻奏的票,让我为今年的上海苏州之行做好了准备,同时我也参加了喵玉合宿(大型东方众聚众【哔——】现场?),也准备去桂月宴、幻想美食盛宴等活动。今年看来是要把暑假有的活动都参加个遍,当然了,开销非常大,不管是住宿饮食还是门票与路费,本来我是不打算来的,我明白我现在本来是不能有享受这些的资格的,但是我的父亲非常理解我,他表示想去就去,如果在意钱的话,以后赚了还给他就是,于是我才有机会参加这些活动,那么,东西方文化的交汇之地——上海、张继笔下夜半钟声的姑苏城——苏州,我来了噢!
最后,一首月に叢雲華に風(难忘今宵)送给大家!



添加新评论

  1. 0 0 ) 盯——

    回复
    1. @Katyusha

      2333

      回复